• 親屬關係終結者

2019/11/29

親屬單位終結者?

時間:2019年10月13日 下午2:00-3:00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2F 多功能展演空間

講者:張小虹 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

主持:許秀雯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常務理事

紀錄整理: 徐文倩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專員

 

親屬單位的終結者?

開場-許秀雯:

今天很榮幸請到台大外文系的張小虹教授,其實我們從年輕的時候就認識了,我1990年上大學,正好遇上台灣解嚴後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跟性別理論,包括同志、酷兒理論或小虹老師會稱之為「怪胎」的理論。在那個風起雲湧的時代,我覺得小虹老師是我心中最風華絕代的學術明星,橫跨大眾文化的分析跟批評,在知性上、在人格魅力上,都給予我們那一代很多人重大的啟發。小虹老師著作等身,從1990年代的《後現代女人》到最新的出版作品《時尚現代性》,大約有二十本的中文著作,在國際上也有許多的英文論文。

今天非常高興,小虹老師以「親屬單位的終結者?」來作為伴侶盟十歲的拾穗講堂的專講主題。今年同婚通過,一方面台灣作為亞洲第一,好像有一種進步性;另一方面,社群內部一直也有種質疑的聲音,覺得說婚姻好像是一個很古老、有父權色彩的制度,那麼女性主義者怎麼看這件事?同志運動過去內部也有若干的對話,今天希望藉此機會開展更多的對話。

 

專講-張小虹:

今天是抱著有點贖罪的心情來的,過去十年來除了寫了點文章談同婚外,我基本上是缺席的,昨天聽到大家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覺得很感動和佩服。至潔、秀雯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力量,記得很多年前找我來談(多元成家)草案,那時候我在一陣慌亂的準備中,在網路上看了一些有的沒的資料,結果在和秀雯、至潔對話的過程中才不斷發現自己的錯誤認知,我簡直是羞愧到了極點,過去這麼多年來的成長,都是來自說錯話、寫錯文章,羞愧之餘,回到家也會比較用功一點。今天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來的,想大聲講出我目前的想法來就教於各位,對我而言,便也是最佳的學習機會。

我今天講「親屬單位的終結者」並加上一個問號,此乃出自1994年朱天文的《荒人手記》,對很多人說,《荒人手記》恐怕是上古時代的作品,我先簡單描述一下。小說寫90年代的臺灣,連結到國際同志圈,用第一人稱敘述,小韶講他和朋友阿堯的故事,小韶也就是故事裡的荒人,基本上他對同志身份不能認同,抱著一個非常消極悲觀的態度說出「無後代的親屬單位的終結者」。

當然我們可以去問,沒有後代就一定是「親屬單位的終結者」嗎?他可以是兒子、叔叔、舅公呀。那我們也可以再問,如果同志有後代的話,難道就不是「親屬單位的終結者」嗎?這也是我比較想問的,同志可不可以在有後代的情況下(不論是生殖科技的幫忙或領養),依舊是「親屬單位的終結者」呢?   

 

什麼是親屬?

回到民法,親屬有三種:配偶、血親、姻親。
回到人類學,親屬關係的建立有兩種,透過出生(birth)和婚姻(marriage)。
回到生物學,或是透過血統,也就是血緣的傳遞,或是透過交配。
這些都可以再對應回民法的血親和姻親。
在這樣的脈絡下,我們還真不知道,同志的沒有後代或有後代,為何都可以是「親屬單位的終結者」。

 這邊就必須回到《荒人手記》,書裡大量引用李維史陀和傅柯,很多人說這部小說除了文字瑰麗外,簡直是一個百科全書式的小說。這邊所說的「親屬單位的終結者」,完全來自李維史陀的《親屬關係的基本結構》("The Elementary Structures of Kinship"),包含了兩個最基本的觀念:

 

第一個觀念:incest taboo
所有的氏族部落,基本上都發展出incest taboo,早期有各種的翻譯「亂倫」、「近親相姦」,就是不准近親彼此通婚。

近親指的是什麼?過去所有的Incest taboo指的都是heterosexual incest taboo(異性戀亂倫禁忌),但很多酷兒學者都質疑,在heterosexual incest taboo之前,應該還有一個更原初、更重要的homosexual taboo(同性戀禁忌),讓所謂的同性是無法被想像的,所以所有的incest taboo都只能指向父親和女兒、母親和兒子,或是兄弟和姐妹。

而社會關係要如何建立?一個氏族如何不自我封閉?第一個就是透過建立incest taboo。

 

第二個觀念:exchange of women

部落如果都關起門來彼此配婚也是不行的,必須透過交換女人和另一個部落建立關係,若交換男人,父權的歷史就要全部重寫了。

incest taboo擴大就是不能族內婚,氏族之內不能彼此交換,必須跟其他氏族交換女人,舉例來說,A氏族把女人嫁到B氏族,A和B氏族就建立姻親關係。所以結婚沒有姻親關係不叫結婚,若結婚而沒有姻親關係,等於徹底改寫了什麼叫結婚。

了解了incest taboo和exchange of women兩個重要觀念後,還有一個就是要了解什麼是異性戀宗法父權。

 

異性戀宗法父權

為什麼這七個字要放在一起講呢?因為光講異性戀霸權不等於父權,光講父權也不等於父親。父權是Patriarchy翻過來的,西方的Patriarch不是父親,有人翻成家父長都還不足夠,Patriarch實際上就是宗長、族長的意思。

在現代西方歐美社會,所謂的Patriarch宗法已經非常淡薄,可是在漢人傳統中還是非常根深柢固,所以說父權前面還要加上宗法,才能完整解釋漢人社會,異性戀則必須放在宗法父權前面去理解其基本運作方式。

我們現在對異性戀的理解在於,你喜歡異性還是同性,對異性戀、同性戀的思考就容易限制在這樣比較簡單的關係當中,但如果把異性戀、宗法、父權三個放在一塊的時候,就會發現那個關係非常複雜、千絲萬縷,從姓氏到性都是這個範圍之下。

 

什麼是宗法?

宗,寶蓋頭指屋頂;示,男性生殖器。把男性生殖器放屋子裡面拜,叫作「宗」,有宗祠、宗廟,現在則是祖宗牌位,即使沒有祭祖,姓氏也仍在宗法的規範底下。

如果有一個異性戀宗法父權作為親屬單位的基本結構時,作為「親屬單位的終結者」到底是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還是要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問,他終結了什麽親屬單位?如果是終結了異性戀宗法父權的親屬單位,那是否反倒打開了歷史的新頁?我們可以想像或擁有一種非異性戀非宗法父權的親屬單位嗎?

 

748施行法與姻親關係

今天主要想談748施行法其中一點,跟對方血親不具有姻親關係這件事情。對此,我想問三個問題:

1. 為什麽748施行法沒有姻親關係?

尤美女立委在接受訪問時,提到反同的聲量很大,他們不承認同志可以結婚,不想要看到結婚兩個字,堅持只能用共同生活,所以他們向法務部施壓,同性共同生活者不能建立任何姻親關係,因為有姻親就是有婚姻關係。

尤美女表示反同者恐怕得不償失、因小失大,因為這樣可能造成同婚者不用孝順、不用扶養照顧對方父母,如果現在有姻親關係,所有倫理道德的義務也會隨之而來。當然,尤美女是站在反向詰問的立場講:反同聲稱他們是要維護傳統家庭倫理價值,但他們知不知道這樣做反而是在嚴重破壞傳統家庭倫理價值?

在民法裡怎麼定義姻親關係?
969條:血親之配偶(如嫂嫂、妹夫)、配偶之血親(如岳父母、公婆)、配偶之血親之配偶(如弟媳、妹婿),這是一個很大的網絡,且可以不斷擴張下去。

在748施行法第五條指出哪些人不能夠成立第二條關係,並在說明中特別強調:「成立第二條關係 之一方,並未與他方之血親成立姻親關係,故本條所指之姻親,係指民法異性婚姻下之姻親關係」, 可見748施行法沒有姻親關係。

 

2. 沒有姻親關係意味著什麼?

最直接的反應是「不公平、歧視」,沒有準用民法讓同志氣憤,異性戀有,為什麼同志沒有。有從實際考量出發,所以對方父母過世,我不能請喪假。也有情感性的,對方父母不能承認我。甚至有人表達,748施行法有了第二條關係,你家還是你家、我家還是我家(對我一個目前還是異性戀的女性來說,這是多好的事,這不是許多女性主義者都在追求的事情?)。但當沒有姻親關係發生在748施行法,到底該如何看待?沒有公婆、岳父母時,到底是喜劇還是悲劇?

歷史的門不常被打開,這邊要來談兩件事:

進步立法的退步性:大家已經談得太多了,例如現在是修專法不是修民法、為什麼是748施行法而不是用同性婚姻、為什麼是用第二條關係遮遮掩掩?

退步立法的進步性:在異性戀宗法父權如此嚴密運作的當代,同性婚姻反而成為異性戀婚姻的照妖鏡,讓他們現形,748施行法的沒有姻親關係所帶來的「破壞性創造」,力道可能不下於90年代婦女新知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把男女平等修進民法。

台大法研所碩士生張會曾就此給出一個狂野的想像:A男與B男結婚後發現不合,決定終止748。在748的過程中,A男發現自己與B男母親C女無話不談,B男發現自己對A男父親D男產生電波交流,所以終止748之後,A男決定跟B男之母C女結婚,B男決定跟A男之父D男結婚。由於748施行法沒有建立姻親關係,所以他們都可以結婚或748,但若放回異性戀婚姻的民法則A男卻決不能與C女(前岳母)結婚。張會認為,反同擔心同志亂七八糟,卻給了足夠的理由與空間去展開更形酷兒的排列組合。

當然,沒有姻親關係不是同志團體原本想要的,而是恐同公投過後國家機器的妥協。

 

重要觀念:婚姻制度不是線性發展

宗法婚(媒妁之言):自由戀愛、毀家廢婚,都是在對抗這個行之千年的宗法婚。
平等婚:參照歐美國家的平等概念而來。
宗法婚與平等婚,從來不是線性時間、進步觀念之下、由宗法婚進步到平等婚。現在所謂的平等婚,還有許多宗法婚的殘留,許多宗法婚都還藏在平等婚的細節裡,沒有照妖鏡,我們看不到平等婚裡的宗法婚到底是什麽。

回到中文方塊字,婚姻二字最早怎麼被造出來的?「婿之父為姻,婦之父為婚。」引自《爾雅.釋親》。

現在我們多認為婚姻是二個人的事,但從造字開始,所謂的當事人都是在一個親屬結構的輩分觀念裏被看到的,婚就是婦之父,姻就是婿之父,婚姻其實不是男女當事人在結婚,而是另外兩個男人在結婚,藉由「交換女人」而建立關係。正如《禮記.昏義》寫到「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此處的「姓」指的就是女婿爸爸(婿之父為姻)和媳婦爸爸(婦之父為婚)兩邊的姓氏。

千年以來的宗法婚至今天都沒徹底消失,以下將以兩個例子來具體說明:
例一、1930年代修民法的時候,修了什麼法而讓宗法婚比較不宗法婚,比較平等婚?
例二、1990年代婦女新知傾人力物力修改民法親屬編,修掉了什麼宗法婚的殘餘?
 

1930年的民法

(1) 將「宗親」改為「血親」、「外親」改為「姻親」、「妻親」改為「配偶」

原本以宗為本所建立的一整套內外主從尊卑,在法律條文中被置換掉。
沒有宗親(文化象徵性的「宗」),只有血親(生物學的血緣)。

(2) 取消同「姓」不婚(突破姓氏、宗法的限制)

韓國到現在都還有所謂的同姓不婚,但已經修改到同姓同本(同籍貫)才不可結婚(宋慧喬和宋仲基同姓但不同本,所以可以結婚)。

為何同姓不能婚?因為擔心500年前是一家。
鐘理和的小說〈同姓之婚〉,寫自己與太太鍾台妹同姓結婚,承受很大的壓力到必須逃離家鄉。當在報紙上看到有同姓結婚趕快拿給太太看,鼓勵說時代不一樣了。為何必須逃離家鄉,鄰人看到他們的小孩說這是牛、是畜生養的,還問小孩「你幾隻腳」,遠遠指著他爸爸問是爸爸還是牛(牛生牛)。

若對台灣的婚姻有更多認識,會發現這些事的時間並不久遠。

(3) 第一次確認一夫一妻

幾千年來中國的傳統都是妻妾制。

(4) 男女結婚年齡不同,男十八、女十六(至今未改)

為什麼這樣規定?基於優生學考量嗎?1930年代就已經有差別了,在修法歷程裡都沒有修這項。

古代男二十而冠,女十五而笄,這些差別來自文化的性別差異對待,法律也是跟隨著文化調整,748施行法在同性結婚年齡上的平等對待,可能反過來有助於民法的修改。

 

1990年代及其後陸續幾波的民法親屬編修正

當時修了什麽?比較耳熟能詳的部份有,對監護權、從夫居、妻子冠夫姓、夫妻財產、儀式婚/登記婚,但如何消除宗法的殘餘?

(1) 放寬子女姓氏規定,約定不成抽籤

不只放寬冠夫姓,也放寬子女姓氏,後來被稱為「母姓運動」,不過在台灣非常不成功,真正從母姓還是極其少。

(2) 六親等&八親等的表兄弟姐妹列入禁婚範圍

90年代修法,原只限堂兄弟姐妹,沒有限制六親等、八親等的表兄弟姊妹。這裡凸顯過去有分內、外,表、堂兄弟姊妹有同姓和不同姓的區別對待。漢人的婚姻傳統乃大量建立在「表」的婚姻關係之上。

張愛玲說,她只有表姑沒有表姨,因為所有表姑都可以是表姨。

尚未修法以前,表兄弟姐妹的婚姻是大主流。

 (3) 廢除贅夫婚制度

沒有嫁娶觀念就沒有招贅觀念。

招贅為的是延續本宗香火:本宗沒有男人的時候,可以招一個男人進來,生的小孩不用爸爸的姓,而用媽媽的姓,以維持(妻方、母方的)本宗、本姓。

 

2010年代同婚

宗法婚一直都在,但藉由同婚巧妙的機緣再次被看見--當同志沒有被給予姻親關係的時候,而更容易看見民法平等婚的平等在哪裡、不平等在哪裡。不平等不只在於異性戀可以、同性戀不可以,更深的是宗法父權下的不平等。

為何要透過同婚去看到、去映襯出異性戀宗法父權的不平等,乃是因為就運動而言,需要把餅做大、擴大連線與結盟的可能。

 

3. 沒有姻親關係會是怎樣的狀況?

以下將以三個例子來說明。

12013年同家會對伴侶法沒有姻親關係的批評

2013年8月30日同家會文章批評(提醒)伴侶法有問題,因為伴侶法沒有給予姻親關係。(伴侶盟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姻親關係規範在婚姻平權草案裡,為什麼要在伴侶制度草案裡要求姻親關係?)

當時同家會認為,伴侶制沒有姻親關係是有問題的:

1.否定同志家庭對原生家庭的真實親屬關係需求,沒辦法認可新成員、新成員的地位,切割姻親關係,完全忽略了華人社會之大家族親屬性質。

此乃站在迫切需要親屬關係的角度出發,沒有姻親關係就代表成員進不來,無法成為家族的一份子,就好像只是寄居而已,其實同家會講得很符合漢人家族文化的思考邏輯,以及當代文化的情感結構。

2.如果伴侶制有新生子女,長輩可能不能接受兒子或女兒是同志,但可能可以接受有血緣關係的孫輩,甚至會出現爭取姓氏來強化血緣關係。

此彷彿是做了一個穿越時空的預告,當我們去爭取同婚的婚生推定、姻親關係,到時候許多文化上異性戀宗法父權的東西會不會都跑回來了呢?如果有後代,小孩要跟同婚的哪一方姓?

不要覺得盟盟很惡劣,盟盟講的都是真的(笑)!爸爸、媽媽不見了,叔叔、阿姨、堂哥、表姐通通亂成一堆,因為以前區分內/外、血親/姻親、表/堂兄弟姊妹,現在異性戀宗法父權制所規範的親屬結構完全被同婚打亂了。

 

22016年同婚草案修改稱謂與否的爭議

2016年第二波立法中送到立院的三個婚姻平權版本,尤美女版本是不改親屬稱謂,只將972條的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訂之,改成「雙方」,原則上所有夫妻父母的權利義務都平等適用;許毓仁與時力版本則是參採伴侶盟2013年版本的立法方式逐條去改,把夫妻改成配偶、父母改成雙親等等。

這就引起一個爭議,到底親屬稱謂要不要改。有一種說法特別有趣,同婚之後我們都變啞巴,因為遇見親屬都不知該怎麼稱呼。

網路上吳馨恩就做了一個同性稱謂一覽表,她就說不要怕,我們可以創造新的語言稱謂:女兒的妻子叫做女媳,兒子的丈夫叫子婿,姐姐的妻子叫姐嫂,哥哥的丈夫叫兄夫,妹妹的妻子叫妹媳,弟弟的丈夫叫弟婿。

她不只往下推,還要往上推父母之兄弟姐妹的同性伴侶:阿姨的妻子叫姨妗,舅舅的丈夫叫舅丈,還有祖父母兄弟姐妹的同性配偶如姨婆的妻子、舅公的丈夫等一整套怪胎家族羅曼史的狂野想像就如此這般在親屬稱謂的重新命名中誕生了。

 回來看,這樣的親屬稱謂有用嗎?除了不順口外,一旦用了「媳」這個字,就逃不掉「媳」這個字的文化意涵,那是否乾脆用英文就好?或是叫名字,不要有親屬稱謂?英文裡頭的grandpa不知道是外公還是祖父,可是一回到中文,外公跟祖父就很清楚不一樣。

 有人說民法改的多好,叫直系血親尊親屬、卑親屬,沒有宗親/外親之分,尊卑裡頭還藏有太多宗法父權的陰影。包括748施行法裡有輩份相同者和輩份不相同者等相關限制,裡頭仍有倫常、倫理學考量,在過去千年「同姓不婚」的禁忌下,原本表兄妹和堂兄妹親等是一樣的,但是僅嚴禁不能和堂兄妹結婚(同姓),卻極盡鼓勵和表兄妹結婚(不同姓)。

 

3、邱太三在釋憲言詞辯論時的反同發言

邱太三雖然被認為可惡到極點,但我覺得他就是說出國王新衣的小孩,如果不是透過邱太三,法庭辯論我只會覺得秀雯的眼鏡很好看(全場笑)。邱太三是代表國家機器講話,政府明明是支持同婚,卻讓法務部部長說了一套反同婚的話?不過他說得非常精準,不容小覤。

他舉了三個例子,在家族祭祖的場合裡頭,有長輩問他:

(1)祖宗牌位要寫考考、妣妣?

我在看同婚、反同婚和反反同婚的論述時,一開始有點挫折,這不是和世界各地的說詞都一樣嗎?聽不到什麼不一樣的,但邱太三一發言就聽到不一樣的,因為全世界在談同婚時,頂多只談論父母子女間,從沒有談到父母過世之後牌位要怎麼寫。

(2)發訃聞的時候,到底該寫媳婦還是女婿?

如果兩個男人748以後,其中一方父親過世,另一人在訃聞裡到底應該怎麼寫,女婿還是媳婦?因為過去只有這兩個位子、兩個親屬稱謂可以選擇。

(3) 婚禮的時候,到底應該叫新娘還是新郎?應該叫男方主婚人還是女方主婚人?

初聽之下這不成問題,但這三例子完全涵蓋了親屬結構裏頭,也就是整個異性戀宗法父權裡最重要的三個面向:祭祀、喪葬、婚嫁。這三個面向之所以出問題是在於,我們再也無法分辨哪個才是本宗正宗,無法分辨內外、主從、尊卑?

所以不要認為邱太三是超級大白癡,簡單的說,當一對男同志或女同志站出來說我們要結婚,歷史的大門就被打開了,我們不只是要以平等的身份進入婚姻的大門,我們還要徹底翻動那在平等婚中的不平等,哪些藏在異性戀父權宗法婚姻裡的魑魅魍魎。兩個男人結婚或兩個女人結婚,他們之為「親屬單位的終結者」之潛力,不限於表面上有無姻親關係,或牌位上如何書寫正確,而在於是否徹底鬆動了異性戀宗法父權所規範出的親屬結構。

 

特別提醒,萌萌不是單純宗教人士,而是雙重宗教人士,他們有兩個「宗」:宗法和宗教(基督教),所以他們常常自我矛盾、自我衝突,照理說基督徒不拜祖宗,但他們卻不斷以強烈、自覺或不自覺的「祖宗」意識形態來反對同婚。

我覺得,我們可以不要說台灣同婚是亞洲第一,而是說台灣同婚是世界獨一,世界獨一不是比較的結果,而是從來沒有看到這麼龐大的力量,能夠去撼動、使異性戀宗法父權機制掛滿問號。目前同婚運動的撼動力量已經發生,最後還是要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最後的問題--同志要不要去爭取姻親關係?就丟給大家繼續思考了。

 

回應-許秀雯:

剛剛小虹提到,

(1)沒有姻親,同性配偶的父母去世不能請喪假

澄清一下,由於勞工請假規則的規定,法規用語是寫「配偶之父母」,所以跟姻親沒有關係,但我了解網友的疑問想說的是,有時沒有姻親的話,某些具體的權利會受到影響。不過回到法律技術面,會不會受影響要去看相關權益義務法條的用語是直接用「姻親」這字眼還是使用例如「配偶之父母、祖父母」這樣的表達。

(2)equal marriage平等婚仍殘存很多宗法婚的陰影

即使形式上的平等,來的也非常遲,如單偶制雖1930年表面上修成一夫一妻,但真正落實是到民國74年(1985年)修法才把重婚當成是無效婚姻,意思是,像娶妾這種狀況,1985年修法前只是得撤銷,沒人去撤銷的話,多偶就可以合法存在,修法後才真的在形式上落實單偶制。

(3)沒有姻親意味什麽?

意味很一言難盡,這也是為什麼伴侶盟在政院版法案出來後第一時間只有客觀描述,沒有痛打無姻親關係這點。行政院版本出來時,我們第一時間就開記者會,並提出幾點評估,伴侶盟只說沒有姻親未來可能會有利益迴避的問題,希望政府澄清確認相關規定,用相對客氣的態度。

因為伴侶盟當年就是寫出伴侶制度沒有姻親的團體,我們當然知道切斷姻親關係代表的是切斷宗族的桎梏,很多人覺得沒有公公婆婆是很開心的。

可是這件事很兩難,我們理解現行狀況是基於歧視性動機,像小虹老師講的「退步性立法的進步性」,若是用一個比較嶄新的性別眼光去翻轉、去解讀,確實也可以看到解放的可能性,但我們可能還是要實證上去觀察它實際運作的效果是什麼。

至於要不要去爭取姻親?目前它確實有一個真實的不平等,譬如說它不承認你們姻親的關係,但又認為有利益迴避的必要,所以在個別的若干法規中針對同性配偶的血親或親屬關係會想要去做利益迴避的規範限制。這樣在實際面,就會形成一種權利義務的不平衡。

最後,由於時間關係,有問題的可以在休息時間交流,那小虹老師這個精彩演講之後是不是也可以寫成文章呢?(全場笑)

 

秀雯會後法學小常識補充:

同婚配偶雖然與他方配偶之家人不成立「姻親」關係,但「不負扶養義務」的原因,精確來說不是因為不成立姻親的緣故,而是因為同婚專法並未準用民法第1114條,所以解釋上,即使與配偶的「父母」(民法第1114條第二款用的字眼不是姻親,而是他方之父母)或其他家人(參民法第1114條第四款家長家屬相互間)同居一家,也沒有法定的扶養義務。
民法1114條規定:「左列親屬,互負扶養之義務: 一、直系血親相互間。
二、夫妻之一方與他方之父母同居者,其相互間。 三、兄弟姊妹相互間。 四、家長家屬相互間。」

 

 


發佈日期: 2019/11/29



General

Title

More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