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與論述生產 / 《非婚‧大事:不婚族/同志伴侶一定要曉得的生活法律》


  • 0414新書宣傳 banner 1

 

《非婚‧大事─不婚族/同志伴侶一定要曉得的生活法律》

 

現正熱賣中!

 

即刻起,伴侶盟也針對新書主題開放各方講座邀約,單次座談時間約為兩小時,將以親密關係的生活與法律作為主軸。不論是學校、社團或是咖啡廳、策展單位,只要您對此議題有興趣,我們竭誠歡迎相關單位來信洽詢、共襄盛舉!(伴侶盟信箱:[email protected]) 

                    

                             ☞通路連結

                                        Taaze:https://goo.gl/kSU1BK

                                        博客來:https://goo.gl/D41mpq (含電子書)

                                        金石堂:https://goo.gl/NB7va8

                                        誠品:https://goo.gl/HUhhzg

                                        東販:https://goo.gl/xk3LsX

                                        PChome:https://goo.gl/d9u63W

                                        露天拍賣:https://goo.gl/rDzsfd

                                        Momo購物網:https://goo.gl/n4TTAi

 

作者序—

不婚也是大事             

                                                                                                                                 許秀雯(伴侶盟理事長)、簡至潔(伴侶盟秘書長)

  投入多元成家運動近十年,還記得當初聚在一起的夥伴曾笑說,祁家威先生說自己為了可以「離婚」投身爭取結婚自由,而我們這群同性戀女人則為了可以正式宣稱「不婚」只好一頭栽入。沒想到踏出這一步就是十年光陰,我們也從當初被「逼婚」的年紀,走入了再也沒人敢探問婚姻狀態的生命階段。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從二○○九年開始籌組,一開始聚攏的許多夥伴對於婚姻體制抱持高度懷疑,認為「結婚」不該是建立家庭的唯一形式,但又深知若任由同性戀人被排拒於婚姻制度之外,將使得多元性別群體無法獲得平等尊嚴。因此二○一○年末,伴侶盟喊出「自由戀愛、平等成家」口號,同時爭取同性伴侶的婚姻自由,並在婚姻之外開創伴侶與家屬制度(俗稱多元成家三法),讓不同形式的家庭關係都能獲得國家承認與保護。 

  「婚姻平權」在二○一三年取得政治機會,伴侶盟草擬並交由立法委員鄭麗君提案的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順利通過一讀交付委員會審查,成功開啟社會對婚姻平權熱烈的公共辯論;二○一四年伴侶盟律師團接受祁家威先生的委託開展婚姻平權司法訴訟,最終在二○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贏得勝利,大法官宣告民法未平等保障同性伴侶結婚自由違憲,要求立法機關兩年內必須完成立法,否則同性二人得直接依據民法規定結婚,眼看台灣即將成為亞洲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
  在這個距離婚姻平權只差一步路的現在,伴侶盟一邊監督政府儘速落實同性婚姻,一邊著手為「不婚戀人」寫一本實用的生活法律書,除了希望為不婚伴侶解決各種生活法律問題,也期盼透過諸多改編自真實案例的撰寫,讓社會見證不婚的各種生命情狀,相信這些故事對我們來說都不陌生,可能就發生在你我周邊或你我身上,只是在這個以「婚姻」為依歸的社會,這些非婚故事往往太少被看見也太難被啟齒。

  《非婚‧大事─不婚族/同志伴侶一定要曉得的生活法律》因種種考量,並未囊括所有類型的非婚伴侶及同志議題,但我們希望這是一個起點,透過這本實用法律書,讓「不婚」成為一種可以被討論、選擇的生活方式,我們也希望從解答說明中所透露的法規縫隙,搭建起法律與生活的真誠對話,進而在不久的未來,促使立法、司法與社會能朝更多元、更美好的方向變革!

 

《非婚‧大事》案例摘錄 

Q1:他才是陪伴我的人,我能為他投保嗎?(節錄自書中第55-65頁) 

  • Q:他才是陪伴我的人,我能為他投保嗎?(節錄自書中第55-65頁)

◆律師說
怡真好,關於您能否為男友投保依法律規定,必須是您(要保人)對男友(被保險人)具有保險利益,才可以幫被保險人投保保險。但在保險實務上,如果您與男友並非配偶也無親屬關係,保險公司通常都會拒絕您幫對方投保。
 
◆法律原則
對於非婚的伴侶,保險規劃確實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怡真可以主張與男友同居共財,具有家屬關係而投保,但實務上很可能會被保險公司拒保,以下是依本案例做的分析:
 
(一)要保人對於自己要具有「保險利益」才能投保
也就是說怡真必須要能說明「男友罹患癌症這件事,與自己有法律上的利害關係存在」,否則怡真就無法投保,就算投保也無法律效力。
 
(二)保險利益的條件:
要保人對於「自己」、「家屬」「生活費或教育費所仰給之人」、「債務人」和「為要保人本人管理財產或利益之人」,有保險利益。
 
(三)同居關係難以相互投保
從上述說明可知,如果怡真與男友的經濟相互獨立,男友並不是怡真生活費或教育費所仰給之人,也非債務人或為怡真自己管理財產或利益之人,則怡真唯一能主張「自己對男友身體健康具有保險利益」而為男友投保癌症險的法律依據,就只可能主張男友與自己同居共財,是怡真自己的家屬。
但是,因為怡真與先生始終未離婚,在法律上很難認定怡真與男友可以永久共同生活,所以怡真縱然主張男友是自己的家屬,在法律上也不易成立。像這類情形的同居人互相投保情況,實務上通常會遭保險公司拒保。
縱然怡真與男友經濟上有密切關聯,主張男友是自己生活費或教育費所仰給之人、債務人或為自己管理財產或利益之人而據此投保,保險公司也會認為這些關係穩定性不足,要求怡真補足大量文件來評估承保與否,且最後拒絕承保的可能性也非常高。就此部分,建議遇到類似狀況時,可洽詢信賴的保險經紀人或保險業務員,根據個案情況尋求適合的保單,才不會浪費大量時間與保險公司溝通,最後仍被拒保。

 

 

 

Q:同志戀人預約蜜月套房卻在入住時遭酒店拒絕,該怎麼辦?
    (節錄自書中第87 -94頁)

 

  • Q:同志戀人預約蜜月套房卻在入住時遭酒店拒絕,該怎麼辦?(節錄自書中第87 -94頁)

◆律師說
戴夫、克里夫好,
如果旅行社在網路上或以其他形式廣告行銷旅遊服務,那麼依照消費者保護法第22條,縱使日後旅遊契約沒有提及,他們所負的義務也不可以低於廣告內容,您們有權利向旅行社主張依照廣告內容給付。
依照民法第514條之6的規定,旅行業者提供的旅遊服務必須有廣告內容中的品質,否則旅客是可以依照旅遊進行的階段和違反的內容,去請求改善、減少費用或終止契約,甚至在可歸責旅行業者的情形,還可以要求損害賠償。您的情形因為已經走完全部行程,所以現在能主張的就是減少費用。

◆法律原則
假設今天這對伴侶不是向旅行社訂購行程,而是在國內自行訂房,卻遭旅館業者拒絕提供特定雙人房型,又該怎麼處理呢?如果這對伴侶在訂房時即已表示特定的房型,而旅館業者予以確認回覆(無論是電話或回信確認),那麼契約即已成立,旅館業者有義務提供約定內容的住宿房型,否則即屬民法第227條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訂房客人可請求旅館業者賠償因不履行所生之損害,例如:在當日另尋其他住宿因而增加的交通及住宿費用。
但如果真的有旅館業者預先公告(例如在網站上用密密麻麻的文字或在電話中念很快很長)對特定性傾向不提供特定房型:這種企業經營者在契約成立前預先制定的約款,統稱為定型化契約條款,依照消費者保護法第14條,此條款依正常情形顯非消費者可得預見,因此即不構成契約之內容。再者,這樣的約款很明顯的是針對特定性傾向差別待遇,不符憲法第7條所揭示平等原則的價值秩序,屬交通部觀光局所公布「個別旅客訂房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中,不得記載的「違反法律強制、禁止規定或違反公序良俗、誠實信用及對消費者顯失公平」之條款,住宿旅客可以依消費者保護法第17條第4項主張該約款無效。
 
◆延伸思考
我國對於性傾向的差別待遇,僅在性別平等教育法第二章,及性別工作平等法第二章,就性別與性傾向的「差別待遇」有專章來規範。
在工作及教育領域外,雖有性騷擾防治法將「與性或性別有關」的歧視行為定為性騷擾的樣態之一,但並未設置專章處理性傾向的「差別待遇」,還是得就個案情形來判斷是否構成性騷擾才能發揮作用。其實這種基於性別/性傾向的差別待遇在生活上屢見不鮮,但不是每一種情形都有相應法規可以處理。一部可以全面地防治不合理差別待遇的反歧視法,在我國確實有制定的必要。

 

   

 

 

Q3:我提供受精卵由女友將孩子生下,這樣我們就都是孩子的媽嗎?
    (節錄自書中第158 -162頁)

  • Q:我提供受精卵由女友將孩子生下,這樣我們就都是孩子的媽嗎?(節錄自書中第158 -162頁)

◆律師說
芳瑜好,雖然這構想很好,有的女同志伴侶也覺得這樣做,兩個人在這個過程都可以更有參與感,但其實在法律上,事情並不是您們想地這樣喔。依照現行民法的規定,無論卵子由何人提供,只有「分娩」者才是生母。
而且,芳瑜雖然跟孩子有血緣關係,但您也無法依民法的規定「認領」孩子,因為我國民法僅規定「生父」才能認領,實務上女同志伴侶要主張「類推適用」尚乏前例,恐有極大困難

◆法律原則
(一)我國的人工生殖法目前僅限於「不孕的夫妻」可以使用
人工生殖法於2007年公布迄今,都沒有與時俱進作任何的修改,導致目前的人工生殖法仍僅限於「不孕夫妻」,也就是有結婚的一男一女,且必須夫妻至少其中一方有不孕或罹患重大遺傳性疾病,經診斷不適合「自然生育」才能依法施行人工生殖。因為曉媛與芳瑜不是一男一女的夫妻,故於「夫妻」這關就已經被我國人工生殖法排除在外,更無法經由人工生殖法所定的人工生殖技術達成A卵B生的計畫。
(二)在現行民法規定下,女同志伴侶A卵B生也沒有更加保障提供卵子之一方的權益
我國民法係以「分娩」作為女方與孩子建立親子關係的唯一途徑,在本題,既然是由曉媛分娩產下孩子,孩子與曉媛間當然建立親子關係,孩子即便與芳瑜有血緣、DNA上的連結,在法律上,芳瑜仍然不會因為「捐卵」而直接成為曉媛的母親,又我國目前民法關於「認領」的規定限於生「父」才能認領,法條文義非常死,似乎不太可能解釋為生「母」也能認領,恐怕唯有透過修法才能改變。假設芳瑜和曉媛出國尋求人工生殖協助,也並不會帶來更多法律上的保障。

◆延伸思考
我國人工生殖法的限制之多,在開放代理孕母合法前,即使到國外尋求合法的代孕,由本國夫妻將自身的精卵形成受精卵,植入代孕者的子宮孕育分娩生子,依照我國民法遵循分娩者為母的原則,該子女也不能視為提供卵子之一方的子女。若代孕者放棄親權,在提供精卵子的雙方有婚姻關係的前提下,理論上女方可以透過繼親收養這個孩子。但這樣其實反而是奇怪的,因為這個孩子和女方之兼具有血緣關係,卻可以被許可「收養」。
這些問題點出了我國人工生殖法目前的規定有多麼不合時宜,因此,要根本性的處理這些問題,人工生殖法的修正實在是迫在眉睫!

 

 

Q4:外遇的那一方是否就等於失去孩子的監護權?(節錄自書中第188 -198頁)

 

  • 案例宣傳4

◆律師說
舒舒好,在現行制度下,離婚以及監護權是兩個分開的議題,可以分開處理的,詳細說明如下:
(一)外遇的一方未必不能要求離婚
您如果能夠證明,自己外遇對婚姻破綻雖然有責任,但您先生對婚姻破裂也應該負起相同(甚至更大)的責任,其實還是可以請求離婚的。所以還是要看具體情況才能判斷,倒不見得因為您先生拒絕簽字離婚,您就離不了婚。

(二)外遇、性傾向並不影響監護權的判斷
外遇、性傾向跟小孩的監護權並沒有直接的關聯,所以並不會因為您在婚姻關係存續時有跟同性伴侶交往的狀況,法官就絕對不會把監護權判給您。如果小孩過去主要都是您在照顧,未來也有能力給孩子一個穩定的生活,那您還是相當有機會可以爭取孩子的監護權。如果法院裁判或社工的調查報告真的有因為外遇、性傾向而對您擔任監護權人有不利認定,這都是可以加以爭執的。

(三)無論如何父母均會保有與子女會面交往的權利
即使父母離婚,孩子也都還是有與父母雙方接觸、相處的權利,所以諸如「不得探視」、「放棄探視權」、「與孩子斷絕往來」的約定,基本上是違反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而不具法律效力的。即便約定了,法院仍然可以另外決定會面交往方式。

(四)訴訟準備上的一些建議
法院對於監護權的認定,主要是看誰能相對提供一個較為友善、穩定、有安全感的環境給孩子,所以在爭取監護權上,要盡量多準備一些過去您照顧孩子的相關紀錄,像是學校聯絡簿、照片、繳費單據等等,對方阻撓探視的蒐證也要做足。但是相關蒐證應該盡量避免對孩子錄音、錄影,因為這樣會讓孩子十分為難,或讓孩子感受到爸爸媽媽之間的敵意。

 


General

Title

More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