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 vs. 同性伴侶法

反同組織全台串連,一會兒說要公投,一會兒說「什麼法都不必修」,另外也有反同勢力與主要政黨互通聲氣,擬提「同性伴侶法」。

這些不同的主張其實都是為了阻擋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的審議,即使今年12月底婚姻平權法案能順利送出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過程中或後續各黨還是可能有委員提出特別法版本,我們要如何應對,才能一舉打趴專法幽魂,實現婚姻平權?思想決定行動,行動決定命運。為什麼應該拒絕特別法(專法)?請看秀姨龍捲風!

 

「同性伴侶法」,專為同志設立的隔離法案,到底是指甚麼?→ 看同性伴侶法懶人包

「同性伴侶法」又跟「伴侶法」有甚麼不同?

其實各國的同性伴侶法皆有不同,以下提供 比較表 和 同性伴侶法懶人包 給大家參考

 

「婚姻平權 vs. 同性伴侶法 vs. 伴侶法」比較表

 

 

婚姻平權

同性伴侶法(一)

同性伴侶法(二)

伴侶法

要旨

民法開放婚姻要件,婚姻當事人由不分性別的兩人組成。

異性伴侶與同性伴侶分流:異性伴侶適用民法「婚姻制度」、同性伴侶適用特別法「同性伴侶法」。

←同左

伴侶制是婚姻制之外的另一種選擇
伴侶制開放給不分性別的兩人

名稱

不分同性、異性,均稱為「配偶」

異性伴侶稱為「配偶」、同性伴侶稱為「同性伴侶」。

← 同左

不分同性、異性。
進入婚姻者稱「配偶」。
進入伴侶者稱「伴侶」

權利義務

同性伴侶、異性伴侶享有同等的權利、義務。

同性伴侶、異性配偶享有同等的權利、義務。

同性伴侶和異性配偶權利、義務不同
部分異性配偶享有的權利不開放給同性伴侶,例如:收養權、跨國伴侶居留權、租稅優惠…等。

分同性、異性。
進入婚姻的權利義務與進入伴侶的權利義務不盡相同。
例如:關係解消要件不同、收養權的有無…等。

代表國

荷蘭、加拿大、巴西、南非、紐西蘭…等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

英國2004年Civil Partnership Act

德國2001年同性伴侶法

法國1999年PACS

同性伴侶法 / 同志專法 是什麼?

同性伴侶法/

FB 懶人包分享連結

 

寫明信片支持婚姻平權/

明信片下載

 

 

什麼是「婚姻平權」?

婚姻平權指的是放寬現行民法婚姻的性別要件,讓婚姻可以平等開放給不分性別的兩個人。

既然爭取的是讓同性伴侶合法結婚,為什麼不直接說「同性婚姻」,而要說「婚姻平權」?這是因為婚姻平權運動強調的是「平權」而不是「婚姻」,婚姻平權爭取的是同性戀擁有平等結婚的資格,被國家當成正常的公民,而非次等的他者。而且我們也認為考量性傾向、性別認同等因素,在概念上不該僅截然二分為異性與同性的結合。

 

什麼是「專法」?

專法就是把同性伴侶區隔出來,不能直接適用既有的民法結婚規定,但另外立一套法律(或專章、或專門條款)給同性伴侶使用。「專法」在這一波的討論中,可以變形為「同性伴侶法」、「同性婚姻法」、「同性伴侶民法專章」、「同性伴侶權益保障法」、「同性婚約」…,無論是哪一種名目,其目的都只有一個:將異性戀和同性戀做出區隔,而這個區隔的目的,是為了讓異性戀繼續享有正統地位,而同性戀只能是一種特殊化的存在。

 

現在的局勢?

目前在立法院一讀通過的法案(包括:尤美女版、許毓仁版、時代力量版)都是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都是直接放寬現行民法的婚姻主體,將男女改為雙方,將婚姻開放給兩個不分性別的當事人。

但無論是民進黨內、國民黨內、甚至法務部都有「專法」的呼聲,民進黨趙天麟委員表示已經擬好同性伴侶權益保障法版本,國民黨廖國棟委員表示專法是國民黨內多數意見,法務部則尚未放棄明年二月提出同性伴侶法草案。

雖然今年底以前司法法制委員會應該會順利送出「婚姻平權」的版本,但尤美女立委也說,二讀的時間應該要等到明年(2017年)四月以後,也就是說,在這之前,專法版本都有可能送入司法法制委員會,如果司委會也將專法送出,那麼就是婚姻平權和專法正面對決的時候。到時候立法院113席立委將陷入二選一的局面。

 

為什麼不該支持專法?

隔離式專法就是歧視。

平等的核心,正是在處理差異,平等,意味在看見並承認人與人間的差異的同時,不論性別、階級、族群、年齡、宗教、黨派、性傾向、身心障礙與否的差異,都給予公平的對待。不論是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抑或是美國六零年代以來的民權運動都一再彰顯:隔離,就是不平等的延續;隔離,只會進一步用制度強化歧視與偏見。

 

專法將造成跨性別者適用窘境。

比方說一對結婚的一男一女,如果其中一方變性,依照現行實務其婚姻關係依舊有效;若另立同性伴侶法,婚姻中的一方變性後,兩人的關係是否將被迫從適用民法改為適用專法?而如果兩套制度權利義務不同呢?又該如何處理?反之亦然,一對原本相同性別的人,只能適用專法,當其中一個人變性,兩個人就變成適用民法?

同樣的兩個人,同樣的承諾,同樣的生活,為什麼其中一方變更了法律性別,兩個人的關係就得從適用「民法」變成適用「專法」,或從適用「專法」變成適用「民法」?跨性伴侶的處境清楚顯示,用「性別」做為區隔人民應該使用哪一種成家制度的標準,是非常荒謬的。

 

倘若讓專法通過,婚姻平權將遙遙無期。

這幾個月來伴侶盟積極環島,透過工作坊、座談、平權筷炒店和在地的夥伴討論如何應對法務部有可能提出同性伴侶法,幾乎8成以上的群眾判斷,一旦我們接受了專法,實現婚姻平權的日子將有可能延緩至少十年。就如同德國在2001年通過同性伴侶法至今,已經有超過20個國家通過婚姻平權了,德國還在原地踏步,同性伴侶至今要不到平等地位。

這個判斷並非憑空而來,我們可以想像,如果蔡總統在這個任期內通過「保障同性伴侶的專法」,屆時要再推動婚姻平權將比現在更為困難,因為即使社會上許多人知道這結果不完美,但也怕被指摘一再修法會「增加社會對立與撕裂」。屆時婚姻平權若要再次得到社會重視,恐怕要等到2024年,甚至是再一個悲劇發生。

 

闢謠:修專法的成本比修民法低?

有人說,婚姻平權不只修正民法,還有超過百項的法律要配套修正,工程浩大;如果用專法,就可以把給同性伴侶的相關權利義務都規範在同一個法內,較為簡便。

錯!

因為現行法中沒有「同性伴侶」這種身分關係,如果用專法要為同性伴侶創設一個非現行法的身分關係,表示要一一檢視全國所有法規,確定那些法規同性伴侶適用、那些不適用,不會比修民法更簡單。除非這些抱持修專法意見的人,根本不打算一一檢修相關法規,那麼我們幾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專法出爐後,同性伴侶的權益不可能比照配偶,而且甚至不是掛一漏萬,而是僅有少數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