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字748 FAQ大全集

by「伴侶盟律師團」 

釋憲後的同志們,你們最近還好嗎?

是盡情歡欣慶祝,還是暗自焦慮「專法」隨時會反撲?

是準備衝戶政事務所做登記,還是仍在觀望立院與政院後續動態?

明明只有一個「第748號解釋」,為何人人解讀都不一樣?到底釋憲對台灣追求婚姻平權有什麼影響?
 

伴侶盟律師團完全了解大家的擔憂和苦惱,貼心地蒐集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問題,並針對最困擾同志們的進行回答,致力於用日常、白話的語言消除社會瀰漫的不安。現在,帶著你的疑問,快來律師們專業詳盡的解答吧!

 

 釋憲結果 FAQ

短說版:

大法官解釋文雖然沒有明白要求「一定」要修改民法,但已明白表示同志應享有平等的結婚自由與權利,因此無論立院如何修法,都一定要「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
我們因此判斷,另立專法將極可能再度產生違憲之虞,並必定引發強烈反彈,徒使爭議延燒擴大,也等於辜負浪費了大法官的勇敢與苦心。奉勸此刻仍試圖另立專法的人,你提得出一個能「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的專法,就請直接提出來接受公眾檢驗。但明明修民法(讓多元性別直接適用民法結婚)毫無問題,你卻硬要大費心機捨近求遠,這居心,也請預備好接受各界輿論與民間團體的監督與批判吧!

 

長話版: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認定民法婚姻章未保障相同性別二人的親密結合關係,違反憲法第22條婚姻自由及第 7條平等權,至於「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大法官給了立法者兩年的緩衝期去完成立(修)法,如果逾期沒有完成相關立(修)法,則相同性別二人「得依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並於登記二人間發生法律上配偶關係之效力,行使配偶之權利及負擔配偶之義務。」

顯見大法官基於權力分立原則,雖尊重立法權之行使,但也明示了:

第一、大法官認為同性二人直接適用現行民法婚姻規定,本質上並無困難,且此結果符合憲法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及第 7條平等權之規定。

第二、立法權之行使與裁量,並非毫無界線,在本件情形,解釋理由書雖舉例提及「至以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等語,但下文緊接著的就是「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因此,大法官僅理論上有限度地承認立法形成之自由,但立(修)法的結果仍必須要能「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

因此,假設另立專法如「同性伴侶法」,因「伴侶」名義上即非「婚姻」,且倘若實質權利義務內容「次等於」民法婚姻,顯然仍不能符合本解釋意旨。

又假設另立專法稱「同性婚姻法」,或在民法增設「同性婚姻章」,且實質權利義務內容完全比照民法婚姻(用概括條文表明適用或準用民法相關規定)?
對此,我們認為,如此無異更證明並無另立專法、專章之必要,另立專法專章只是「為德不卒」、刻意製造出形式與象徵意義之「隔離」罷了,最好的做法仍是直接修改民法婚姻章本文,以完整涵納多元性別公民,並達成大法官解釋文所要求的「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

由於大法官所做解釋有拘束全國行政及立法機關之效力,我們呼籲政府不要巧立名目,或是費心玩文字遊戲提出不符合釋憲意旨的專法、專章,若有黨團或政治人物想迂迴、擦邊球地提出專法、專章,我們也必將抵制這種「假開明」,實現真平權。

 

於釋字第748號解釋,大法官指出民法第972條規定:「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再參酌民法婚姻章關於婚姻當事人稱謂、權利、義務所為「夫妻」之相對應規定,認定現行民法乃將婚姻限於不同性別之一男一女,而未允許相同性別之二人結婚,大法官認為這是立法的重大瑕疵,不但侵害了同志公民的婚姻自由(憲法第22條),也構成性傾向歧視,而與憲法平等權(第7條)規定不符,因而違憲。
釋字748的違憲宣告並不是認為某個婚姻規定的法條違憲而應失效(否則就會變成無論同性戀、異性戀都不能結婚了),而是認為民法規範之婚姻應該拓展適用範圍,讓不分性別的兩個人也可以依民法規定結婚。在學理上,這是一種「規範不足」的違憲類型──也就是說,是因為國家「消極不立法」而未能充分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因此解釋文要求政府在兩年內完成修法,逾期不修法則允許同志可以直接依民法規定登記結婚,以免違憲狀態無限期持續。

 

有的。
大法官於解釋理由內已經明確說明:適婚人民而無配偶者,其「是否結婚」、「與何人結婚」都是憲法第22條保障的婚姻自由;故人民基於性傾向選擇與同性別的人結婚,是人民的憲法權利,應該與異性婚姻受到相同的保障。
此外,大法官也指出,只允許異性戀締結婚姻,而不允許同性戀締結婚姻,是基於性傾向所為的不合理差別待遇,違反了憲法第7條平等權保障。

 

這是一個很有趣也很重要、實際的問題。大法官說要給立法機關2年時間修法,但如果立法機關逾2年仍無法完成修法,則同性別2人可直接依「民法婚姻章規定」至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純就文字形式觀之,大法官似乎是說必須要「2年以後立法機關沒有修法」才可以辦理同性婚姻登記,也就是現在還不能辦理婚姻登記;但邏輯上來說,大法官既然認為逾期不修法人民於2年後可以直接以「現有的民法婚姻章規定」辦理同性結婚登記,則同一個法律規定,為什麼2年後可以辦理結婚登記,現在卻不能辦理結婚登記呢?

這兩年是一個什麼樣的期間?同性伴侶因為不能進行結婚登記所遭受的損害或損失,誰來負責?

對此,我們認為:由於「現行民法並沒有任何條文明文『禁止』同性婚姻」,而現在被宣告違憲的,是把民法婚姻章限定於異性婚姻的解釋方法與適用結果(不保障同志結婚的狀態),理論上,要除去這個違憲狀態,限期修法是一個方式,而直接允許同志用民法登記結婚,當然也是一個方式(甚至更好的方式)。我們認為大法官之所以給兩年的緩衝期,理論上應是為了讓政府能做出完整的立法與行政配套,但在法律邏輯上,在違憲宣告後的「現在」,我們認為有意願結婚的同性伴侶其實已經(應該)享有可以立刻辦理結婚登記的「權利」,不需要再等2年。

根據日前新聞報導,釋字第748號解釋做成後第2天,已有同性伴侶前往戶政機關辦理登記被拒絕,戶政機關並表示原因在於戶政系統目前無法登記同性別2人結婚,此事必須上呈內政部決定。就此,我們呼籲行政機關應恪遵釋字第748號解釋意旨,用最快速度處理相關行政作業流程問題,而立法機關亦應盡快妥善研議婚姻平權相關法令之修正,避免現行限制同性婚姻登記之違憲狀態繼續,侵害人民權利,甚至衍生國家賠償責任糾紛。

 

首先,這是一種非常不理性的行為,在這個節能減碳的時代也相當不環保。

其次,司法實務上有過許多寄冥紙給對方,後來被刑事法院以恐嚇罪判決在案的,因為冥紙除了代表一種詛咒,收到的人不僅會感到不舒服,視其具體情形,也有可能感到安全遭受威脅,心生畏懼。

最後,我們誠心建議反對方的朋友,放下心中的偏執與成見,放下仇恨與情緒。同志婚姻平權所追求的,只是和異性戀一樣平等的權利而已,大法官也說了,讓同志進入婚姻,並不影響異性婚姻的既有權利,也未改變既有異性戀婚姻所建構的社會秩序。所以真正該「超渡」的是對同志的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