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案簡介 / 伴侶制度


伴侶制度草案

(一)誰可以締結伴侶?

  • 螢幕快照 2015 07 29 下午9 41 30

當同居已經是社會普遍現象,政府該做的不是一昧鼓吹人們進入婚姻,而是提供更完善的法令,保護這些選擇不婚同居的家庭。

我們提出的伴侶制度,是以兩個人為基礎,平行於婚姻(已婚者不得締結伴侶,已締結伴侶者也不得結婚),讓不想結婚的情人或摯友,也能成家。

 

 目前進度  

目前持續進行社會對話,尚未得到足夠的立委連署成案。

 

  伴侶制度草案全文  

(二)無姻親關係

  • 無姻親關係
 
 

婚姻制度是兩個家庭的結合,當兩人成婚,對方的父母、兄弟姊妹都成為自己的姻親; 而伴侶制度則是兩個人的結合,締結伴侶後,法律關係僅存在於兩人之間。 由於現行婚姻仍存在「嫁娶」概念,結婚往往意味著女性必須切斷與原生家庭的關係、「嫁入」男方家,成為男方家族的一員。 伴侶制度有助於打破男尊女卑的父權家庭文化,解放女性在家中的從屬地位。

 

(三)伴侶間的權利義務關係

  • 權利義務


婚姻裡的權利義務關係,法律都是配套好的,例如:同居、性忠貞、法定繼承人等。

伴侶制度則強調協商精神,在登記為伴侶前,雙方可以依照彼此的意願與需求,協商契約內容。 例如:許多年老才在一起的第二春伴侶,因為擔心再婚會影響子女的財產繼承權,即便兩人再相知相惜也不敢結婚。 伴侶制度提供彈性的選擇,讓伴侶雙方可以自主決定彼此是否要成為法定繼承人,切合多元伴侶的需求。

 

(四)伴侶關係解消方式?

  • 解消方式

 

 

依照現行的離婚制度,除非雙方都同意,否則只能上法院,由法官來定奪雙方是否可以離婚。由於裁判可否離婚的法官根本不認識當事人,為了達到離婚目的,想離婚的一方必得在法庭指控對方的錯誤,此舉無異於把已經搖搖欲墜的關係推向更傷害的深淵,此制度設計已衍生出許許多多的家庭悲劇。

我們認為法律無法限制人們的情感,在關係中只要有一方急欲離開,親密關係等同於破裂,強迫已經沒有意願的人留在一段關係裡,往往會造成雙方生活極大的痛苦。

因此,伴侶制度允許單方解消,當雙方無法達成分手協議,想分手的一方在告知另一方後,可主動解消伴侶關係。 但雙方若有子女,即使關係已經解消,仍必須針對子女監護、扶養、探視等事項進行協商。

 

伴侶制度和婚姻制度是兩種內涵不同、權利義務也不盡相同的成家制度,沒有誰優、誰劣、誰模仿誰、誰次等於誰的問題,重點在於提供不同需求的人不同的成家選擇。

現行民法的婚姻制度無論是設計或變革都有它特殊的歷史脈絡,在傳統 的概念裡,婚姻首重門當戶對,目的在累積兩家的經濟利益與社會地位,其中尤其重要的是夫家子嗣的延續(在舊時代,生不出孩子而休妻或娶妾絕對是正當理由,卻沒有人想過可能是先生的問題)。然而,隨著社會變遷,婚姻的社會意 義也隨之變化,現代人開始歌頌愛情,認為婚姻是實現愛情的唯一道路。即便 如此,相親的社會實踐依舊存在,門當戶對也依然是評價婚姻的重要考量,女人上嫁(嫁得比自己原生家庭的社經背景好)的觀念依舊充斥,想想名模與小 開的結合總是引起廣大的社會輿論關注,就知道婚姻的傳統意義並沒有真正退去。

正因為婚姻承載了如此龐大的傳統意義,即便婦女運動已經逐步修正婚姻中父權、夫權獨大的條款,讓婚姻制度更趨向兩性平等,但身為其中的個人,還是得奮力抵抗父權文化的桎梏。比如說,過年過節該回哪一個家團聚, 對很多女性來說,連討論都開不了口,更不用說要求孩子從母姓,這種連法律都已經賦予的權利,對很多女人來說依舊遙不可及。

要徹底改革婚姻中的性別符碼與傳統實踐,對很多現代人來說緩不濟急,因此他們選擇不進入婚姻作為反抗。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在 2010 年 8 月開始發放「同居人就在你身邊」問卷調查,半年後回收有效問卷 5887 份, 其中有高達 83% 的人表示身邊有人同居,若只看異性戀樣本,有同居經驗的人 超過三分之一,最長的同居經驗高達 11 年,平均最長的同居經驗也都將近 3 年。顯示有非常多的異性戀已經把同居視為組織家庭的方式之一,對他們來 說,婚姻不見得是最適合的選擇,而可能是不得已的選擇, 因為也沒有其他的成家選項。

為了徹底突破傳統婚姻的性別體制,讓不想結婚的人也有成家選擇, 我們參考了法國、比利時、荷蘭、西班牙、德國、英國、加拿大、南非、紐西 蘭、瑞典等多國立法經驗,一方面修法推動同志婚姻合法化,他方面另行創設一個符合台灣社會民情與文化脈絡的伴侶制度,只要是兩個年滿二十歲,且未 受監護或輔助宣告的人,不限性別,就可以在思慮周全後簽訂伴侶契約,結成一家;而且,為了因應社會上多元家庭的需求,伴侶制度比婚姻更強調彈性,以及尊重當事人的自主意願,因此,將許多權利義務安排交給當事人自主選 擇,而不是如婚姻制度,已經由法律規範好一整套固定的框架,當事人只能遵 循。

伴侶制打破傳統婚姻以「性與生育子嗣」為目的的成家預設,亦跳脫現今社會獨尊「愛情」做為兩人結合前提的主流價值,伴侶的結合不僅不限性別,而且不以性關係作為必要條件,伴侶間也不互負法定強制的忠貞義務。在此架構下,伴侶的結合可以出於愛情,也可以出於友情,只要兩個人願意承諾相互照顧、共組家庭,就可以登記成為伴侶。在親屬認定上,伴侶制度更強調 兩人的結合,彼此的親人並不會在法律上自動與締約的雙方產生姻親關係。

在權利義務的設計上,伴侶制度也和婚姻有不少重大差異,包括:伴侶如果無法雙方合意分手,單方就可以終止伴侶契約;在財產制的設定上,以 「分別財產制」作為法定財產制;此外,為了因應不同伴侶的需求,在繼承與家庭生活費用上,伴侶制度特別開放伴侶有自由約定的空間,雙方可以自由約定對方是否能夠繼承自己的遺產,也可以自由約定家庭生活費用分攤的比例。

總而言之,伴侶制度不同於婚姻,強調的是具有完全、自主締約能力 的兩個成年人,在平等、獨立、相互照顧的基礎上組織家庭,而且因應不同家 庭的需要,兩個人可以自主協商伴侶契約的內容,相信此制度的推出,對台灣 家庭與親密關係的想像將是一場震撼教育,讓台灣邁出親密關係自由、民主化 的一大步! 

 

請大家試著在腦中想像看看,今天如果有一家餐廳,只限一男一女一 起進入才可以用餐,且菜單上只有一項主廚特選套餐,前菜、主菜、沙拉、飲 料都已經決定好了,客人不但不能選菜、連要少點幾樣都不行;而且這家餐廳 更奇怪的是,一定要兩位客人想要一起離開才能離開,如果一個人想先走,另 外一個人還想繼續吃,想先走的人就得繼續留在餐廳裡;而且,這家餐廳禁帶 外食,一旦被抓到,賠錢了事還不成,還很可能會被法院判刑。

這麼一家奇怪的餐廳,不但沒有倒店關門,而且還是台灣唯一的一家 餐廳,那就是「婚姻制度」。在目前的婚姻體制下,只有一男一女可以進入, 而且從親屬範圍、扶養義務、同居義務、夫妻財產制、繼承、醫療、社會福利 等權利義務,都有一套已經設定好的框架,進入的人幾乎沒有協商空間,其中 最令人詬病的就是離婚很困難,以及通姦罪的存在。因此,如果我們只推動同 性婚姻合法化,就只是讓進入這家餐廳的資格放寬到兩男或兩女,對於不滿意 用餐規則的人來說,這樣的改革還是不夠的。

如果我們真心考慮到台灣現存多元家庭的迫切需要,就必須提供給人 民真正平等及自由的新選擇,而不是削足適履,勉強所有人都必須吃同一種套 餐,進入一樣的婚姻制度。在理想上,應該要讓想選擇婚姻制度的人,仍然可 以選擇進入婚姻,而不想點主廚特選套餐的人,則可以依照不同家庭的實際需 求,選擇最符合自己的搭配套餐。目前增訂的伴侶制度,正是希望在婚姻制度外,給予大家另外一種新的選擇與體驗。



General

Title

More Info